探寻郑寨子村背后的幸福密码

2018-02-05 10:48

 汶水汤汤,行人彭彭。牟汶河畔,岁月变迁,总有一些风景让人驻留。

 河流西岸,岱岳区范镇郑寨子村人怀揣信念,一路向前。整整27年,从一座落后、普通的小乡村到全国文明村,这里经历了什么?答案,让我们出发的脚步愈加迫切。

冬日的郑寨子村,宁静而又温暖。在这里,我们见到了整个故事的见证者和书写者郑寨子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亓会峰。

一晃间,曾经年轻的小伙子已经迈入中年,因为喜悦,笑意从他脸上荡漾开来,感染着身边的人。

讲述的过程,亦是回忆。院子里,十几棵老杨树随风摇摆,斑驳的树影晃动了亓会峰的眼,更扯动了他的心。那些刻在脑海中的场景,随着思绪越来越远

1989年村里换届,郑寨子村新一届村“两委”班子上任。退伍军人赵魏亭选上村党支部书记,亓会峰担任村会计。

那个时期,村里乱搭乱建成风,村民矛盾纠纷频发。这是整个村庄的集体记忆。

那段时间,村委成员白天走访群众,晚上开会研究问题。“只有打破原来的旧习,将全村土地收归集体,再重新分配和规划,村子才能继续发展。”赵魏亭的提议得到了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全力响应。

1990年,郑寨子村也迎来了历史性的转折,全村开始进行整体大规划。规划,从分地开始。

郑寨子村的土地分属七个大队,地少的大队愿意分,而地多的大队不愿意。分地消息一出,随即遭到了部分村民的强烈反对。

“老百姓把土地看得比命还重。”亓会峰至今忘不了一些村民拿着镢站在地头的场景。“为了确保不出问题,我们就从易到难,越过最激烈的矛盾点,一步步往前赶。”

“所有土地属于全体村民。”那段日子,村委全体成员用沙哑的嗓子让这句话深深印在了郑寨子村每一个人的心里。

 回想起当年分地的事,66岁的村民郑士平记忆犹新,“全部土地按人头平均分配,不论老幼,一份洼地一份岭地。”经过一个半月的时间,全村265户,250户完成了土地分配。剩下的15户,村“两委”成员就动员家属挨家挨户去做工作,一天不行就两天,两天不行就三天,直到把事情稳妥处理好。

那一年的霜降,村里的地才最终分完。这个节气,亓会峰记得格外清晰。“那段日子,实在是太难了。”

持续已久的乱局结束了,但村子未来的发展才刚刚开启。

按照规划,全村实行一户一房制,每户面积全部为225平米,采取统一抓阄,分配好宅基地的位置。在一系列的改革中,村里的公平性逐渐建立起来。期间,村里制订了“规划十条”。这为全村规划奠定了基础。

九十年代,20米宽的中心大街,在乡村是很少见的。当时,村民也不愿意,但老书记赵魏亭,顶住多方压力,坚持设计成了20米。“我们以后会有汽车,还有大货车。”老书记的话,亓会峰至今印象深刻。他一直敬重老书记的为民情怀和超前眼光。在亓会峰走上村支部书记这一位置后,也倾注进自己的全部心血,带领全村百姓走上了更加辉煌的岁月。

1990年至2005年,全村规划基本完成。

紧接着,发展被提上了日程。村里要发展,头一脚怎么踢?

从旧村改造开始,规划完成后,村里新增了土地215亩,成为“全国第一批增减挂钩土地整改项目”。

“有多大的荷叶,包多大的粽子。”担任村支书这么多年,让亓会峰最自豪的就是,“靠我们的汗水和全体村民的力量发展起来的。”

土地平均分配后,村里通过公开竞标,将剩余的1000亩岭地全部转让,种植金银花和苗木,成立了金银花产业有限公司,当地村民既当股东又当职工。之后,村里又先后成立了慧鑫专业合作社、养殖专业协会、和田农场。2017年,全村人均纯收入达14500元。

一路走来,郑寨子村的文明,从来都贯穿于发展的始终。

早在1990年,村里就成立了红白理事会,移风易俗;村里大事采用首议制和票决制,民主决策;通过“户收集、村清运”的垃圾处理模式,建立起环境卫生的长效管护机制;成立困难帮扶协会,为贫困户解决困难;开展争当“好儿女”“好媳妇”“好婆婆”“文明户”“最美共产党员”“劳动模范”“道德模范”等评选活动;设立村务监督、道德评议、治安互助、文娱活动、志愿服务等群众自治组织

悄然间,文明的种子在郑寨子村慢慢开花结果。

2010年,郑寨子村被评为省级卫生村;2012年,被评为省级文明村;2013年,被评为省级生态文明村一年一步,一步一个脚印,2017年,郑寨子人用勤劳和智慧捧回了“全国文明村”的称号。

亓会峰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吃上七分钱一个的范镇火烧。他知道穷人日子的苦,也明白身为弱者的难。从1990年担任村会计,到1994年担任村主任,再到1996年至今担任村支部书记,“执政”的岁月里,亓会峰宁可得罪强者,也不委屈弱者。现在,公平成为了村庄最夺目的名片。

20多年来,村里领导班子的成员一个没换。“村民们对村委非常信任,只有做得更好,心里才踏实。”

漫步村中,有点老旧的村委院落和整体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亓会峰说,这些年,他们几次想把村委大院修整一番,但最后想想都算了,因为舍不得把钱花在这上面。最后,村委决定将建村委大院的钱全部用在了改善全村整体环境上。

冬日的阳光正好。文化小广场上,几位老人正在锻炼身体。和田农场里,草莓种植户贾涛忙着招呼慕名而来的游客。与大多数乡村一样,郑寨子村也有很多年轻人,怀揣梦想,在全国各地打拼,但是根却扎在了这块幸福的土地上。“村里外出务工的人员多,我们的任务就是做好儿童团团长和老年协会会长。”亓会峰说,只有照顾好村里,外面的人才能没有后顾之忧。

每年大年初一,郑寨子村都会举办“我们是一家”大联欢,幸福久久地浸润在村民们的脸上、心头。在这里,村是每个人的家,是每个人心底最温暖的牵挂。

追寻中,答案开始慢慢清晰,它在这一群勤劳朴实的百姓里,在一个稳定团结的班子里,在一套科学系统的规划里。

 今年,郑寨子村打算种植火龙果,发展乡村旅游。“今后,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亓会峰说,村民的信任是压力,也是动力。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坚定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在这一点上,郑寨子村无疑是“乡村振兴”的先行者、探索者、实践者。

来源:泰安日报 徐峰 陶园园

编辑:岱岳区新闻中心 王伟强